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出国前疯狂中

2023-02-01 12:26:03 889

摘要:骗子?俗话说:鸭吃砻糠鸡吃谷,各人自有各人福。许中杰人虽老实,福气还是不错,他的出国申请办得非常顺利,没多久出国护照批了下来,很快又在日本驻沪领事馆办妥了签证事宜。白依娜闻知这一消息,当然很高兴,这天晚上,她破例地第一次来到许中杰家。许中杰...


骗子?

俗话说:鸭吃砻糠鸡吃谷,各人自有各人福。许中杰人虽老实,福气还是不错,他的出国申请办得非常顺利,没多久出国护照批了下来,很快又在日本驻沪领事馆办妥了签证事宜。白依娜闻知这一消息,当然很高兴,这天晚上,她破例地第一次来到许中杰家。

许中杰的家,紧挨着儿童公园,那是一幢独门进出的石库门房子,外表看起来有些败落,但里面还算宽敞,正门进去是一个卧室大房间,靠右侧还有个小小的卫生间。

屋子里的摆设显得有些沉闷,家具、书籍,被褥以及锅盆碗筷都像上海人轧公共汽车,杂乱无章地挤成一团,给人以一种穷困零乱的感觉,白依娜对这些似乎并不在意她双手抱胸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,突然,她的眼睛被墙上那几个大坡璃镜框吸引住了。

许中杰见白依娜全神贯注地盯着镜框看,他不由自主地脸发烧,心发慌,要紧说道:“依娜,别老站着,快坐下吧。”白依娜没有落座.她指着其中的一个镜框问:“这是你们家的合影照?”

许中杰见问,好像背脊梁上被人猛抽一鞭,神色更加慌乱起来,墙上那个玻璃镜框里的照片,确实是张全家照.这是许中杰的父亲临去前,一家人的合影,白依娜问起这照片.触到了许中杰难言的伤疤上。

为了摆脱痛苦的阿忆,许中杰忙把一听可口可乐塞到白依娜手中,嘴里呐呐地说:“没啥好看的,没啥好看的。’白依娜奇怪地睁大眼埋怨道:“中杰,一提起你的家庭,你就是这副样子,难道你不喜欢自己的父母吗?”

听白依娜这么说,一股说不出来的情绪顿时涌上许中杰的喉头,他痛苦地闭上眼睛,自言自语地说:“没有父母就没有我,我常常做梦都梦见他们,可是, ....一言难尽啊,”白依娜听出弦外之音,不再说什么,“砰"一声,用力打开了听头的铝盖,许中杰感到嗓子眼里冒烟,也“砰”地打开了铝盖,一仰脖子喝了个痛快。

白依娜一边吸吮着饮料,一边默默地注视着许中杰的神情。过了一歇,她走到桌边,朝沙发里一坐,脸上露出笑容道:“中杰,说点高兴事吧,你的出国手续都办妥啦?”一说起出国,许中杰犹如打了一针强心剂,人顿时变得精神起来,噔噔噔”几步走到写字台前,拉开抽屉,取出一本烫金的护照来:‘依娜,你看.都办妥了,这下我真能出国喽。”白依娜接过护照,爱不释手地左看右看,横看竖看,看了好半天,突然,她闪电般地将护照放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。

正在乐滋滋地用一根麦管在吮吸着可口可乐的许中杰,见白依娜将他的护照放错了地方,就提醒道:“那是我的护....”许中杰没把话说完,猛一抬头,惊得他张大嘴巴,一个冷颤,“咣”一声响,手中的可口可乐听头掉在地上,酱色的液体汨汨流了一地。

原米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.白依娜神色变了。只见她脸色白中带青,咬牙切齿,那双乌黑的眼睛射出一股寒光,像两把匕首直抵许中杰的胸膛,吓得许中杰头皮发麻,连连朝后退去。白依娜跟着“呼”地站起身,“咔嚓”一脚踏扁地上的听头,一步一步朝许中杰逼过来:“你、你就这么走了?”“这.这...“我和你的关系怎么办?”“什么关系?”“夫妻关系!”“夫妻关系?这怎么能呢?我不明白。”“哼,不明白?

我肚里的孩子都打掉了, 你装糊涂?"“孩子?不、不,我连碰都没碰过你一下,哪会有孩子,依娜,开玩笑也得有个分寸呀。”白依娜见对力还是一副懵里懵懂的样子,就从提包里拿出一张卡片,在手里晃了 晃,冷漠地说:“自己看看吧,你亲自签的大名,你是我的丈夫,当然应该对孩子负责喽!”

许中杰头“嗡”地一下,急得眼前金星直冒,他茫然地用手抓着自己的衣襟,不住声地喊起冤来:“我那是帮你忙,你可得讲点良心呐!"白依娜冷冷一笑,用手敲敲桌子,警告说:“你喊吧,大声地喊吧,让全城人都知道。但你别忘了,一闹到法院,那无休止的调查,即使能证明你的清白,可是你还想出国吗?”

许中杰不敢出声了,他气愤,他后悔,他暗暗叫苦不迭。他心中明白,自己已误人女骗子的圈套,如今白纸黑字,证据捏在对方手里,万一她真要胡搅乱缠,那出国的事非被拖黄了不可。许中杰想到自己的危险处境;双腿一软,跌倒在沙发里。

一看许中杰吓瘫了,白依娜更加凶相毕露,她双手叉腰,咄咄逼人地问:“怎么样,这事你打算是公了还是私了?”许中杰见对方终于开口要价,反倒横下心来。为了早点摆脱女骗子的纠缠,更为了不影响自己出国,他挣扎着从沙发里站起身,鼓鼓勇气问:“私了要多少钱?”

白依娜把头一摆,“嘿嘿嘿"发出一阵冷笑,“你当我是要饭的?告诉你,钱,我一个子不要,只想请你帮我办件事。”许中杰一愣,警惕地问:“你说办什么事?”

白依娜不慌不忙地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本杂志,“啪"扔到许中杰面前,说:“有人向我要这本杂志,但我不想见他,你代劳一趟吧。”许中杰偷偷瞥了一眼,见是一本地区级的通俗小说刊物,他不明白这本通常在书报摊上都能买到的刊物,为何如此神秘?

他怕再中圈套,又问:“你、你让我送给谁?”“这个你别多问,明天下午,你在瑞金大厦南边围墙第一棵樟树边等着,到时有个手持鲜花的人会来问你:‘先生,这本杂志能送给我吗?’你答:‘你若喜欢,我可以送你。’这时对方会送给你一束鲜花,你就把这本杂志给他。怎么样,不难吧?”

白依娜说得轻飘飘,可许中杰紧张得浑身直哆嗦,一个几秒钟就会变脸的女人,嘴里能吐出什么好事?为了防止白依娜搞更大的阴谋,他摇摇头,可怜巴巴地哀求道:“我给你些钱,你快走吧。”白依娜见许中杰不听摆布.把脸沉了下来,她掏出护照,恶狠狠地威胁道:“许先生,护照是有限期的,如果你真的不想合作,那么我也不勉强,我先告辞了.明晚再见!”说完,出门扬长而去。

许中杰惊恐地望着白依娜走出门去,他颓丧地倒在沙发上,垂下头,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。白依娜临走丢下的话,许中杰当然能掂出其中的份量,要想违抗,后果不堪设想;可是真要照着去做,还不知会惹出什么祸米。许中杰左右为难,心里一酸,不由得无声地哭了起来。

哭了一阵,许中杰擦去眼泪,壮着胆子把那本杂志从里到外一页一页翻了一遍,见没什么异常之处,一时间又像做梦般地发起呆来。

经过刚才这番交锋,他一下子从幸福的顶端跌落到灾难的谷底,大脑神经觉得有些混乱,仿佛处于幸福和灾难的交界地:一方面,他觉得自己像在走钢丝,随时都可能跌入万丈深渊;一方而,那本金光耀眼的护照,又在他眼前不断地晃动。他颠过来倒过去,想了又想,考虑了又考虑,终于还是出国念头占了上风,决定铤而走险!

特务?

拔地而起的瑞金大厦位于茂名南路南端,横在它面前有一条狭长幽静的柏油路面雨道,沿甬道走下去,便是.溜红砖墙,上面布满一道又一道的铁丝网,看上去像座监狱。

刚才下了场阵雨,甬道上不见人影,只有水珠沿着嫩绿的树叶滴答滴答掉卜来,增添了一种阴森森的气氛、许中杰浑身淋得透湿,他仿佛失去知觉似地靠在一棵樟树旁, 提心吊胆地在这里等了两个多小时, 等得昏昏沉沉,还不见有人来取书。

他有时抬起头来,便能看到对面那幅巨大的广告牌,一个面带笑容的姑娘,一只手举着高脚杯,一只手指着那粗壮的黑体字,"太空时代的饮料,香!美!甜!”不知为什么,许中杰越看越觉得那个姑娘像白依娜,心中更加惶惶不安。唉,女人、女人!太可怕了!一会儿娇媚诱人,甜言蜜语;一会儿又变得面目可憎,咄咄逼人。不知道白依娜何时才能放了自己!

许中杰正在胡思乱想着,忽然听到“嘀嘀”一声汽车喇叭响,见一辆紫红色的“皇冠”牌轿车驶进停车场,接着从车上下来一个碧眼金发的外国男子,只见他一边点燃雪茄,一边朝许中杰这边张望着,许中杰全身的血液凝固了,巨大的恐惧感传遍全身,哎呀,莫不是白依娜要我和外国人搞什么勾当?

一想到这,许中杰再也不敢待下去,刚要拔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突然耳边传来一句生硬的上海话:“先生,这本杂志能送我吗?”许中杰吓得一缩脖子 ,心想:这下完了。过了好半天才敢回过头去瞧,只见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外国人,而是一个身穿破衣、肩背篓子、拖着鼻涕的拾垃圾半大男孩。

拾垃圾男孩见对方愣着不埋睬,以为他没听清楚,他擦了一把鼻涕,又把声音放高了些:“先生,这本杂志能送给我吗?”许中杰慌得一时间竟忘了白依娜接头的话,嘴里喃喃道:“嗯,嗯,可以,噢,你若喜....”..男孩也不听他噜嗦,把手中的一束鲜花塞给许中杰.顺手夺过杂志,往背篓里一甩,拐了个弯就不见了。

许中杰吓得手脚发冷、他见任务完成,像生了一场大病似地拖着僵硬的双腿。一步一晃回到家、人刚倒在沙发上,就见白依娜一阵风似地闯了进来、许中杰惊得赶紧站了起来,白依娜也不和他打招呼,只顾朗沙发型一躺,“啪”揿着打火机,点燃一支,香烟,悠闲地吡了几个烟圈.这才问道:“事情办完啦?”

许中杰垂着头,轻轮地“嗯”了一声。白依娜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,把头朝沙发背上靠靠,用手指指边上,以一种主人的口气,说:“坐吧。”许中杰不敢违抗,又不敢坐到沙发上,就歪了半个屁股在床沿旁坐下,两眼惊愕地望着白依娜。

白依娜一边一口一口喷着烟圈,边斜着眼死死地盯着许中杰,那神态既像上可对下属,又像一只狼即将吞噬一只可怜的小兔子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白依娜“扑”地吐掉烟蒂,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叠钱,甩手扔到许中杰怀里。

许中杰顿时像触电般地从床上弹了起来:“不.不...“怎么,嫌少?”“不不,白小姐,我的护照。”白依娜狡黠地一笑,紧跟着又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本护照和一张飞机票:“许先生,我已替你买好后天去日本的飞机票,怎么样,够朋友吧?”许中杰万万没料到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,一时间惊疑不定,身子只动了动,可没敢过去接。

白依娜没管这些,把机票朝护照,随手放在圆桌上,然后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,不阴不阳地问:“许先生,今晚我能在这过一夜吗?”一听这话,许中杰骇得一下子退到门背后,又是摇头又是摆手,求道:“白小姐,求求你发发慈悲,别再逼我了!"

白依娜想了想,说:“好吧,你不愿做鸳鸯梦,我也不强求你,不过,你还得帮我办一件事,这是最后一件事!”许中杰听白依娜还要叫他办一件事,又打了个寒噤,他带着哭腔问:“你还要办什么事啊?”

白依娜站起身,绕过圆桌,走到窗边,撩起窗帘,警惕地朝外望望,然后从贴身的衣兜里取出一个扁圆盒,郑重其事地交到许中杰手里,一字一句告诚道:“这盒子你到日本后才能打开,里面有接头人和接头地点。记住,一定要千万小心,如果给公安部门搜去,你可性命难保了!"

许中杰一听这话.吓得额头冒出黄豆大的汗珠,他声音颤抖地问:“你,你是....”“白依娜双眉一挑,杀气腾腾地说:“看得出你是个明白人,不错.我是台湾特工人员,奉命在大陆搜集情报,这次就是让你携带机密文件去日本。

许中杰眼前模糊了,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急剧地撞击着.发出“咚咚咚”的声响,也不知是股什么力量支持着,他突然变得强硬起米来。用手一指房门.吼道:“你、你出去,我死也不当特务!”“啪!”白依娜怒目圆睁。

冲上去抡起手臂,狠狠地扇了许中杰一个耳光:“你这小子,敬酒不吃吃罚酒呀。

实话告诉你,我根本没怀孕,你签字的那张卡片也不是人流卡,而是申请加入我们组织的表格,如今你填了表,帮我们送了情报,还收了活动经费,现在你想不干了,哼,等着砍脑壳吧!"

许中杰“扑通”瘫倒在地。他明白自己已经陷人泥坑,并且越陷越深,根本无法自拔。白依娜见他久久不吭声,一弯腰抓住许中杰的衣领,脸对脸地威吓道:“缩头一刀,伸头一刀,你要敢不干,我现在就送你上西天!"

许中杰浑身酥软,他泪流满血地哀求道:“白小姐,我不敢呀,你就饶了我吧。”白依娜抬手看看表,不容对方再拖延时间,干干脆脆地警告道:“如今是敢要干,不敢也要干,这是命令!记住,赶快收拾行装.后天我租车送你上机场。哼,你小子要是耍滑头,小心吃枪子!”说完,白依娜一甩手,开门冲了出去。

月光皎皎,夜色溶溶,黄色路灯光酒在宁静的马路上,给人以一种柔和的感觉。白依娜急步走了一段路,停下脚步,仰望星星闪烁的苍穹,不由得长长地出了口气,接着她抄小路匆匆奔跑起来,不一会来到淮海路,在一家电话亭前站住,她左右看看,确信无人跟.踪,就一头钻了进去,拿起话筒,连拨了几个号码,轻轻问道:“喂,你是公安局...”#故事##头条##头条日签#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